香港市民大集结促特区政府取缔所有“港独”势力

零容忍!香港市民大集结:促特区政府取缔所有“港独”势力

海外网12月12日电 11日,香港民间团体“反黑金反‘港独’关注组”在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外举行集会,促请香港特区政府正视“港独”猖獗问题,严厉谴责并取缔任何“港独”势力,并尽快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

一有空,她就和志愿者们去菜场、商店、小区、银行等地方发放传单;他们在朋友圈积极扩散寻亲信息;还有志愿者专门去做不愿相认的人家的思想工作……

而美联英语和早前沪江IPO的双双折戟,折射出二级市场对于教育类标的愈发谨慎。成立了18年之久的沪江一直在危机中前进,它在今年5月赴港上市梦碎,并陷入了全线裁员、整体崩盘的巨大漩涡之中,就在这个月,沪江又被曝出对赌协议触发,创始人出局的惨痛结局。

这一举动耐人寻味。表面上,美联英语将以子公司身份实现上市,类似于A股的借壳上市,但实际上,这正式宣告美联英语的独立IPO上市计划折戟了。

美联和沪江,是2019年美股和港股的独立IPO失败的两个案例,尽管美联的曲线上市的结局要远远好于沪江,但也难以掩盖教育企业上市难的现状。

寻亲志愿者:因为经历,所以懂得

报道称,“反黑金反‘港独’关注组”召集人黄引祥表示,乱港暴徒勾结外国势力和“台独”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目的就是要搞“港独”,但香港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港独”议题没有任何讨论空间,香港不单是700万人的香港,也是14亿中国人的香港。

估值5亿美元,美联英语独立IPO失败

2018年8月,国务院出台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独立IPO失败,美联英语转向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rporation)的方式谋求上市。SPAC是美国市场一种特殊的上市途径,简单来说,它要求壳公司先上市融到资金后,再去寻找优质资产装入,最后通过股票增长获利。

现如今,当初那些赌气的念头已经慢慢变成了一种执着。每收到一份寻亲信息,鲁禾就将他们拉进群,大家相互比对信息。如果各方面条件相符合,双方可以再通过采血进行DNA比对。

据招股书,美联英语的营收从2016年的8.02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4.24亿元;净利润从2016年的-2715万元,到2017年扭亏为盈,达4034万元,并于2018年增至5345万元。

招股书透露,2018年,美联国际教育43.5%的学员使用各种形式的第三方分期贷款报名课程,分期贷款为美联英语贡献了约42.2%的毛收入。对于教育机构来说,教育分期无疑能够给自己带来业务量的增长,甚至是暴涨,但教育贷款所带来的风险,成为难以忽视的话题。

综合香港《文汇报》和《大公报》报道,11日,一大批香港市民在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外举行反“港独”集会。集会期间,香港市民高举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手持写有“港独祸港十数载,反华乱港心不死”“‘港独’零容忍,政府不要等”等字样的横幅,向香港特区政府代表转交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请愿信。

王莹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位。

这一年,1.2万家教育培训机构倒下了

王莹告诉记者,若是这次DNA比对没有成功,她还会继续找下去。

今年以来,一系列教育培训机构关门、跑路事件层出不穷,给这个行业蒙上一层阴影,投资界梳理了一些较为知名的案例:

“虽然我找到了,但群里几百个兄弟姐妹还在苦苦寻找着。”陆爱英说,“我们多付出一点,就多一些人找到亲人。”

原本美联英语计划将于12月中旬在美国市场挂牌,估值约为5亿美元,但没想到在敲钟前夕,计划流产了。

今年教育行业到底有多触目惊心?企查查提供了一个可怕的数字:2019年共有1.2万家教育机构关停。

截至目前,今年共有13家教育企业成功上市,并有10多家处于排队状态。但不仅仅是沪江,港股市场的益达教育、尚德启智教育等机构招股书也已经失效。

数日前,美联英语宣布与美股上市公司EdtechX Holdings达成最终收购协议,双方将重组为Meten EdtechX公司,这场交易预计于2020年第一季度完成。

王莹是不幸的,她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她也是幸运的,在嘉兴寻亲会上,她遇到了一位长相高度相似的“大姐”。

前段时间,韦博的暴雷事件沸沸扬扬,包括美联英语在内的多家英语培训机构伸出援手,例如英孚、VIPKID等等,愿意接纳其学员。

自小在嘉兴市社会福利院长大的郎解年长王莹7岁,回忆起王莹小时候,郎解还依稀记得:“她的头很大,抬不起来。可能家人觉得养不活,才送来福利院。”

为了找到亲生父母,她跑遍了上海和周边地区,直到在首届寻亲会上遇见了郎解。

随着科技和互联网的进步,如今寻亲的难度已经比十年前简单太多。江南“弃儿”们的漫漫寻亲路,历经曲折,却又充满希望。(完)

通过翻看档案,王莹才知道原来她是从嘉兴市被抱养至河南省郑州市。那次寻亲会上,尽管并未能如愿找到亲生父母,但王莹已经很感激:“每年寻亲者相聚在此,就像是亲人团聚,我已经知足了。”

近两天来,香港市民再掀起“反暴力”浪潮。昨日(11日),还有一批香港市民来到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外请愿,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就香港教育以及公务员中存在的种种乱象问题采取切实行动,参与活动的香港市民表示,香港教育“全盘失败”,其中,教协等乱港团体、妖魔化的“毒教材”和“黄丝”老师等均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防止香港后代继续被这些人毒害,香港特区政府必须彻底清除这些乱港毒瘤,只有这样才能止暴制乱,还香港社会以安宁。(海外网 张莎莎)

鲁禾向记者展示寻亲微信群 李典 摄

经过对照出生日期,两人的寻亲目标高度吻合。“我感觉就算DNA结果没出来,也基本上能确定了。”王莹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对记者说。

作为工行资管业务转型发展的重要内容,工行理财子公司各项筹建工作正在有序推进,将对标国际一流资管同业,提升投研、风控和创新能力,努力把工银理财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银行系资管公司。

400多人的寻亲微信群中,许多人担任着双重身份——既是寻亲者,又是寻亲志愿者。

据悉,自从今年5月提交了上市申请后,美联英语就在随后更新的几版招股书中,一再缩减融资金额,从最初的2亿美元降至1亿美元再到最新的0.5亿美元。

寻亲志愿者陆爱英 李典 摄

“工银量化股债轮动策略指数”是由工行与中信证券合作开发的可投资指数。数据显示,在2006年12月至2019年4月的观察区间里,该指数累计收益率为730.58%,年化收益率为19.60%,相对沪深300指数的超额收益高达636.01%,年化超额收益率为13.81%。中信证券董事长张佑君等出席了发布会。

关键字: 策略 指数

此次“工银量化股债轮动策略指数”的发布,是工银理财指数投资领域迈出的重要一步,未来将进一步丰富多资产、多策略的工银理财指数体系,更好地满足客户多元化的资产配置和投资需求。

同时,借鉴全球领先资管公司发展经验,进一步贴近客户需求,丰富完善策略和产品体系,发挥大类资产配置优势,大力发展指数型产品,不断提升工银理财品牌的全球影响力。

美联的事件也从反映出,成人英语业务依旧不被看好。成人英语培训早已度过红利期,市场被不断压缩,实际上,美联英语一直在向少儿英语业务过度,但入局太晚导致受阻。美联英语在一线城市的竞争对手之一——英孚英语,近来也被曝出准备出售其部分中国业务,在竞标名单中,高瓴资本、华平投资和欧洲大型私募股权基金Permira均在列。

47岁的陆爱英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街坊邻居的闲言碎语让她一度自卑,也让她下定决心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直到去年的寻亲会上,陆爱英被媒体报道。她的亲生母亲看到后,在陆爱英二哥的陪伴下,与其成功相认。

1959年-1961年国家“三年困难时期”,江浙沪地区,尤其是农村,出现了较严重的粮食短缺。有些孩子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被福利院收养后,又被政府分批派送到相对殷实的北方家庭,这些孩子大多被称为“江南孤儿”,这一群体约5至10万人。

鲁禾来自山东省日照市,提到自己举办寻亲会的初衷,他说:“我自己也是一名寻亲者,寻找亲生父母已经有十余年。”

黄引祥强调,“港独”既违法违宪,也极不符合香港人的利益,只会把香港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香港市民对“港独”零容忍,希望特区政府立即推动《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尽快制定实质制“独”措施,监管“港独”言论和行为,严厉谴责并取缔任何“港独”势力的运作。

这是一场由寻亲者自发组织、近400人参加的民间寻亲大会。截至记者发稿前,已有4对寻亲者信息吻合度较高,已做了DNA数据比对。

某位关注二级市场的律师告诉投资界:“SPAC在欧美属于成熟模式,这种反向并购模式可降低上市难度与周期,一般是不太优质公司的上市选择。”在他看来,教育类企业在美国上市的政策风险太大,因而美联英语不管采用何种方式,实际上意义不大。

寻亲现场一旁的DNA采血处,站满了等待采血的人们。

陆爱英就是其中一位。

寻亲现场,鲁禾的手机响个不停,越来越多的寻亲者期待加入这个微信群。

黄引祥指出,目前,有不少乱港分子存在于香港教育界,香港年轻人在这些人的影响下,普遍缺乏国家观念,所以加强并改善国民教育是香港教育的重中之重。他们建议香港特区政府未来在青年教育上加大国民教育力度,包括重新将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在教育领域拨乱反正等。

现金流断了,大部分教育机构死因都在这个坎上。把预收款当做是收入,盲目扩招、扩张,试图抢占市场份额,这样的举动往往导致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

寻亲发起人:机缘赋予的使命

小时候,村里人对他的身世议论纷纷,他的养父找人理论,被人打得头破血流。鲁禾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亲生父母,质问他们为什么抛弃他。

在教育圈,培训机构存时刻爆发的跑路现象,成为行业毒瘤。线下教育机构跑路屡见不鲜,通常情况下,这些门店都是突然关门,在此之前还在进行正常的招生和缴费。今年暑期,有家长发现已经交付了几千元学费的维乐教育关门,电话无人接听,微信也被拉黑,老板卷钱跑路了。戏剧性的是,维乐教育还是今年年初跑路的早教品牌“培正逗点”的接盘侠,培正逗点在1月因为融资不顺,导致资金链断裂,多家门店关闭。

回想这一年,韦博英语的暴雷历历在目,首次将教育分期陷阱的话题深刻曝光在大众面前,而定位高端英语培训的美联英语,也曾被质疑存在分期贷款“免息”陷阱。

经过多方打听,鲁禾得知自己当初是从嘉兴纺织厂被领养。为此,他专门建了一个名为“嘉兴地区寻亲群”的微信群。

这其中不乏一些老牌教育机构。今年2月,成立18年之久的老牌留学机构“太傻留学”徘徊在了生死边缘,年初就陆陆续续有用户和员工在其北京总部维权。太傻留学的前身,是留学生自发在网络上形成的论坛,聚集了大量的流量,也正是因为这样,很多用户在缴费时都觉得这是一家老牌机构,签合同时不用深究太多。

在美联英语的营收构成中,成人英语是其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营收占比为63.5%,其次为海外留学业务,占比15.7%。

王莹与“大姐”合影。王莹供图

“我们这些江南孤儿都是怀着对亲人的思念之情,不远千里齐聚嘉兴,来寻找我们的根。”站在台上,王莹声音颤抖地诉说着她的心愿,以及对亲生父母放弃自己的谅解和释怀。和这里大多数人寻亲的目的一样,王莹只是为了消除心中的那个疑问。

陆爱英现在的家,离她的出生地仅30公里,而这30公里,她却走了40多年。个中滋味,陆爱英懂,那些寻亲者也懂。她决定成为一名寻亲志愿者,帮助那些久经分别的至亲早日团聚。

经历6个月斡旋,这家英语培训巨头独立IPO还是失败了。

谈及此举,一位美元基金的投资经理认为:“我觉得可能还是和现在的资本环境有关系,达内、流利说这些教育标的表现都很差, 美联可能找基石投资人没有那么的顺利,或者说估值不达预期,那就SPAC上市,结果都是一样的。”

然而,受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定项目的取消、美国留学政策收紧、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留学行业低龄化及分散化的趋势等影响,再加上过于追求短期利益而未能在业务能力上狠下功夫,太傻留学还是走到了破产边缘。

更可惜的是,“壳”公司EdtechX Holdings自2018年10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后,涨幅仅有7.33%,市值不到1亿美元,而美联英语现如今5.35亿美元估值,已经是对于此前的IPO估值折价了8成,价格越来越低。

寻亲会发起人鲁禾(化名)告诉记者,去年8月份举办的首届寻亲会已经帮助10余对亲人相认。

这样的现状,也与寒冬论调一脉相承,一二级市场都在渐渐恢复理性。

教育IPO热潮渐渐退去?

而教育行业极其依赖现金流,一位教育机构创始人告诉投资界:“如果把公司的预收款停掉或者减少,背后又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估计80%的教育公司都活不下去。”一旦如此,教培机构的信任危机将变得更加深刻。

IPO梦碎,美联英语的失落遭遇只是今年教育领域的一缕缩影。回顾这一年,教育行业堪称动荡,罕见地开始出现了大规模关门、欠薪甚至是跑路的现象,而号称“英语培训四巨头”之一的韦博英语猝死,更是牵连到数万个家庭。曾经火热的教育赛道,到底怎么了?

尽管微信群方便了寻亲者的日常通联,但还是存在诸多不便。“很多年纪大的寻亲者并不会使用微信。”鲁禾说,“举办线下的寻亲大会,很有必要。”

在二级市场,上市五年的老牌职业教育机构达内在今年面临着退市危机,英语流利说等公司去年上市后表现不佳,在加上政策不明朗带来的不确定感,都不免给行业泼了冷水。不过,有分析师表示,今年教育股市并不冷,但“整个教育产业比较冷,因为前几年企业都在大烧钱”。

“无论你在哪里,我们都要找到你。”这是寻亲现场每一位寻亲者的心声。

鲁禾告诉记者,就算某一天找到了亲人,他还是会继续带领着大家,把寻亲进行到底。他把这件事当成了一种使命。

“我更能理解寻亲者的心情。”寻亲20余年的陆爱英说。

美联英语成立于2006年,业务包括成人英语培训、青少年英语培训、海外培训服务、在线英语培训等。目前美联英语旗下拥有多个子品牌,包括“美联英语”、“美联出国考试”、“美联留学”、“美联青少英语”、“立刻说”、“ABC外语”等。

一年一次的嘉兴寻亲会已经发展成嘉兴地区小有名气的寻亲活动。在寻亲志愿者们的努力下,嘉兴寻亲会计划辐射更广区域,帮助更多的江南“弃儿”圆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