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一男童被提起甩伤涉事男子被拘留10日罚500元

中新网1月16日电 广西省南宁市公安局南湖分局微博15日发布警情通报称,1月14日,南湖分局凤岭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13日晚一名男子闯入某餐厅儿童游乐区,将一名男童提起甩伤。经查,该男子因看到自己的孩子在争抢玩具时被推搡,一时冲动遂上前提甩另一男童。公安机关依法给予该男子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的处罚。

通报称,1月14日,南湖分局凤岭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1日13日晚21时许,一名男子闯入某餐厅儿童游乐区,将一名男童提起甩伤。

在刚过去的2019年,据不完全统计,共有超过20家生鲜电商关门倒闭。

就当前来看,业内大多数的生鲜电商都是由第三方供应商供货,这在以往物资供应都充足时弊端并不明显;但在当前第三方供应商自身都遭遇供应不足困扰的情况下,生鲜电商想尽可能多的拿到货,存在着很大不确定性。

头部平台以外,一些产业链上的其他从业者也抓住机会杀入生鲜电商行业。比如曾经主要针对生鲜产业链的美菜网在疫情爆发后也迎来了个人用户的爆发性增长,根据美菜提供的数据显示,在ios和安卓的应用商店,美菜每天的下载量都排在前五,从2月1日到2月7日,一周美菜商城家庭/个人注册人数增长了400%,下单用户数增长500%。

在过去的2019年,生鲜电商行业更是经历轮番“洗牌”。2019年10月,总部位于漳州的“迷你生鲜”发布声明,称因经营不善、长期亏损,已经暂停运营;11月,被誉为“生鲜电商黑马平台”的呆萝卜资金链断裂,1000多家店一夜之间关门;12月,中国生鲜电商鼻祖易果生鲜因拖欠1400多万债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此外,与传统销售渠道相比,电商最大的优势就是其快速响应的供应链,这一点以生鲜为代表的农产品类却很难满足要求。在这条产业链上有众多参与者,从菜农、加工商到各级供应商,哪怕仅仅增加一个环节都会意味着更高昂的成本以及更大的风险。

可看出,我国在冷链物流方面的建设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鉴于此,有业内人士曾直言,国内几乎没什么能把冷链整个系统做出来的企业,很多公司只能做其中一个链条。

2012年后,在资本的强势助推下,生鲜行业进入了上升通道,最多时国内独立生鲜电商平台超过4000家。但是随着行业的深入发展以及垂直品类电商弊端的显现,生鲜电商发展也出现了困境。

可以看出,这么多年过去了生鲜电商业并没有沉淀下来,行业发展依旧起伏不定,没有一个明朗的前景,整个行业更像是“鸡肋”一样的存在着。

但是,与前两年走向“风口”不同的是,生鲜电商的这次“风口”是完全被动的、突然的,甚至让有些企业措手不及,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就在供应链问题变得更为重要的态势下,市场中也伴随着出现了一些这方面的尝试,一些此前深耕B端,深耕供应链的企业,尝试走向了台前,开始直接面向C端。

2019年10月底,成立两年的水果会员平台“迷你生鲜”宣布,因经营不善、长期亏损暂停运营;11月底,社区生鲜电商平台“妙生活”宣布门店关闭、破产清算……

接警后,民警立即开展调查,并依法传唤了该名涉事男子黄某新。经查,黄某新因看到自己的孩子在争抢玩具时被推搡,一时冲动遂上前提甩另一男童。

此外,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生鲜电商行业市场交易规模约为3225亿元,增速明显下滑并呈逐年下滑态势。

一方面,与其他品类相比,生鲜电商运营成本高昂,需要全程使用冷链。另一方面,国内大部分生鲜品类并未工业化生产,而消费者的选择也是众口难调。

据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每日优鲜、盒马鲜生的增幅分别达到了43.9%和17.3%,其中每日优鲜在2019年用户规模持续增长,12月MAU已经达到了1152万,再创月活新高。

生鲜电商的生意一直难做

据中物联冷链委的数据显示,我国的农产品冷链率仅有45%,相比之下,发达国家冷链率则高达95%左右。

周转快、库存低,既要缩短产地和顾客之间的距离,又要确保生鲜食品的质量和新鲜度,这是生鲜电商的黄金生存法则。但和传统商超相比,电商平台和地方农场接触较少,目前更多的电商平台正在操作一些应时应季的产品,却没有产生稳定的货源,这意味着成本会更高。

美菜便是其中的代表。作为一家长期定位于服务餐厅的公司,美菜曾表示其突出优势在于供应链。当疫情影响下,整个餐饮营业停滞,美菜就不得不面向C端,发起自救。

目前,公安机关依法给予该男子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的处罚。警方提示,遇到矛盾纠纷时应保持冷静,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切不可采取暴力手段,否则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但事实是,生鲜电商的规模眼下实在是太小,即使疫情期间暴涨几十倍,也难以真正成为拉动整个电商行业发展的火车头。

虽然疫情催生了平台大量的订单需求,但在政府的调控下,相当多生鲜电商平台的相关价格均未有明显上浮,但成本价、运输成本等却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即便卖得最好的也是低毛利的蔬菜。这就意味着,生鲜电商平台并未获得多大的利益。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2017年度生鲜电商“死亡”名单》显示,有14家生鲜电商企业宣告破产倒闭,包括:菜管家、鲜品会、美味七七、花样生活、正源食派、果蔬帮、许鲜网等知名平台。

所以,如何尽可能补全包括冷链在内的供应链系统,将是整个生鲜赛道企业必须面对的难题。

与2019年的春节期间相比,今年春节京东到家和叮咚买菜的平均日活增幅分别为247.84%和213.50%。而在新增用户增幅上,多点和叮咚买菜分别达到了298.29%和291.42%。

依旧是头部玩家的生意

当然,在这次疫情影响下,几乎所有的生鲜电商平台都收获了大量的新用户与潜在用户。但对于生鲜电商平台来说,却并没有赚到多少钱,更多做的是“赔本赚吆喝”的买卖。

疫情影响下,生鲜电商们获得“红利”终究会结束。当用户重新回归线下,线上不再是用户的第一选择时,线上生鲜电商如果不能通过优化供应链上线更为优惠或更为优质的选品,即便是已经获取了廉价的“新客”,用户最终还是会离去。

据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仅有1%盈利,4%持平,88%亏损,剩下的7%则是巨额亏损。

京东方面提供的数据则显示,生鲜销售同比增长215%,全国卖出了近15000吨生鲜产品。

因此,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很多人对生鲜电商重新寄予希望。甚至有人认为生鲜电商的春天已经来临,也有人认为生鲜电商将是此次疫情下受益最大的行业,甚至更有人认为它将拉动整个电商行业以及互联网行业的再一次发展。

供应链问题一直都是生鲜行业的核心问题。

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也给出了积极反馈,作为生鲜电商领域的上市龙头企业,永辉超市近日股价一直大涨。

其他生鲜电商平台也交出了不错答卷。美团买菜北京地区日均订单量是节前的2至3倍,并呈现持续上涨趋势;每日优鲜除夕至初四期间实收交易额较去年同期增长321%,当时预计春节七天总销量突破4000万件。

可以肯定的是,当这些因经营不善或因其他原因关门倒闭的生鲜电商们被淘汰后,行业资源定会进一步向头部玩家集中。

这从供应链中最为核心的冷链物流系统可见一斑。冷链物流即冷藏冷冻类物品在生产、贮藏、运输、销售到消费前的各个环节中始终处于规定的低温环境下,以保证物品质量和性能的一项系统工程。冷链率的高低,直接决定了整个供应链的疏通程度。

可惜的是,真正做好供应链建设的企业少之又少。部分生鲜赛道巨头虽然有意发力,但无奈供应链是个长期工程。至少在目前,行业整体状况仍不容乐观。

在业界,2012年被视为生鲜电商发展的元年,其实生鲜电商的诞生远可追溯至2005年。那一年易果网成立,是B2C生鲜电商在国内的最早尝试者。之后在08年,出现了拥有自建农场的沱沱工社和专注做有机食品的和乐康,不过这些企业都是对生鲜电商这一行业的初步试水,市场也比较小众化。

伴随着国内电商行业的发展以及人们线上消费观念的转变,生鲜电商被认为是电商品类里的最后一片蓝海,在大量资本的涌入下,2009年—2012年之间出现了一大批的生鲜电商企业。

这无疑表明了供应链建设的重要性。

因此,为了生计,一些起初发展还不错的企业或平台,要么选择接受其他领域“巨头”的输血,要么开展其他业务来进行自救。而就生鲜电商本身的发展状况来看,其生意的确是不好做。

此外,据达达集团提供的数据显示,春节防疫期间,京东到家全平台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470%;除夕至大年初六,蔬菜销售额同比去年增长了510%,水果同比增长超300%,鸡蛋增长770%,乳制品增长370%,水饺、馄饨等速冻食品销售额同比增长790%。

但人力紧缺并不是生鲜电商面临的首要问题。其更为严峻的问题是,如何做到不缺货、维持供应。事实上,自疫情爆发以来,在多个城市的多个平台,都不同程度上出现了缺货的现象。

年初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宅在家里成为了全民防疫最有效的措施,而传统的菜市场却成了大家不得不躲避的场所,在这样的情形下人们将买菜、购物等日常需求直接转到了线上。

有数据显示,今年春节期间生鲜类APP的平均日活同比增幅为107.17%,其中七天长假和在家办公期间分别达到了108.46%和108.55%。

不过,就转型的结果来看,成效显著。据资料显示,2月8日,美菜APP在苹果App Store下载排名第四;2月1日到7日,一周美菜的C端用户注册人数增长了400%,下单用户数增长500%。

在众多转战线上的领域中,生鲜电商成为了本次疫情中影响最为直接的,受人们最为关注的领域。

这从风口之下“共享员工”的诞生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不过“共享员工”出现的主因还是因用工短缺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