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晓霖瑞典政府切勿盲从美国挖坑自误

美国大选投票前夕的11月1日,华盛顿又允许两家芯片公司恢复对华为公司供货,表明美国损人不利己的打压行为已难以为继。一个简单的道理是,同处一条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谁主动与市场巨大的合作方“断舍离”,谁就是自寻陌路。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美国强迫他国跟跑的恶果还在发酵,其中就包括瑞典。根据瑞典政府的决定,11月10日,参加拍卖的运营商必须承诺不使用华为设备。未来一周将是决定性的时间点,如果瑞典政府坚持这一错误决定,实际扣动打响破坏中瑞通信对等合作的第一枪,势必将为盲目追随美国付出沉重代价,最终掉进地缘关系和投资合作双重陷阱。

10月20日,瑞典邮政和电信管理局(PTS)宣布这一无理决定时,污称华为设备“威胁国家安全”。值得注意的是,次日,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即委婉地发出警告称,“开放不可能是单方面的,市场开放应该是相互的”。瑞典政府的荒谬之处在于,他们忘记了这样一个道理和选择:如果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设备从瑞典电信系统剔除,中国也可以同样理由对瑞典设备“说不”!

瑞典是欧洲率先立法确立5G规则的国家,此前曾倡导公平,反对歧视,包括在今年实施的电子通信法中也并没有对5G生产商和国家作出任何歧视性限制。此前,瑞典政府官员也曾表示:“5G风险是系统性的,不能从单一生产商和国家来衡量。”去年,瑞典最大电信运营商特力公司CEO约翰·丹尼林德曾强调,在瑞典市场,华为的电信设备和产品质优价廉,华为已成为特力公司最大电信供应商,“对华为的指控多为谣传,没有任何切实证据表明其设备存在安全和泄密隐患”。今年5月,华为5G核心网络UDG曾通过德国老牌独立互联网信息安全服务提供商ERNW的源代码审核,获得“质量很高”的评价,证明华为5G核心网络安全可靠。

(作者系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

图为在安徽黄山歙县溪头镇菊花交易市场,村民在谈菊花价格。张娅子 摄

图为在安徽黄山歙县溪头镇菊花交易市场,种植户陈玉忠在和批发商商谈回收价格。张娅子 摄

希望瑞典当局听懂《华尔街日报》报道的潜台词,尽早悬崖勒马,停止对华为的不合理打压,以免掉进美国设计和自己挖掘的地缘及贸易双重陷阱,最终得不偿失。

瑞典官方立场逆转,据分析与美国强力介入并干预施压有关。今年2月,美国总检察长威廉·巴尔建议美国公司收购芬兰诺基亚和瑞典爱立信两家公司控股权,以创造一个可以匹敌华为的强大竞争对手,但这一提议未获美国公司响应。美国思科公司CEO查克·罗宾斯称不会收购诺基亚和爱立信并表示,“在这一市场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的是华为”。4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声称与瑞典外长进行了“了不起的通话”,很高兴能与瑞典紧密合作。另据报道,自今年7月以来,美国驻瑞典大使、美国北极事务协调员以及美国军方高层等,都与瑞典有关方面频繁互动,背后具体要达成何种交易不得而知,但瑞典突然限制华为应该是双方交易的内容之一。

当然,瑞典当局也有其“精明”算计,为爱立信在5G竞争中创造更大优势。爱立信在5G领域是华为的竞争者,年初的竞争结果表明,爱立信获得的5G合同数量在华为之后。然而,美国为首的部分国家通过莫须有的政治理由打压华为并提高不平等的竞争门槛,致使爱立信正在成为华为退出后的新供应商,并在5G新签合同数量方面反超华为而成为世界第一。从商业公平竞争的角度看,爱立信以这种方式后来居上堪称趁火打劫。

瑞典此举还对中瑞两国政治互信和经贸与投资互惠造成严重破坏。中瑞通信领域开放合作的前提是彼此对等,中方不会容忍瑞典通信企业在华发展如鱼得水,而中国企业在瑞典遭受不公待遇。中国是瑞典最大的亚洲贸易伙伴,瑞典有600多家企业在华开展业务,爱立信更是因中国市场增长而持续发展且受益匪浅。爱立信今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受中国市场5G订单拉动,当季收入同比增长7%。爱立信首席财务官卡尔·梅兰德表示:“在中国推出5G设备是本季度的主要推动力。”

桂从友曾明确表示,如果瑞方在5G建设中将中方特定企业排除在外,那不可能没有后果。有分析称,如果中国报复瑞典限制华为进入其5G网络的做法,一些在中国5G市场得利颇丰的通信企业将首先受到冲击。

其实,从长远看,这种强行排除商业对手、干预公平竞争的做法,对瑞典和爱立信弊大于利。牛津经济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指出,禁用华为设备和技术将使得瑞典多支付33亿至350亿瑞典克朗的额外成本。欧洲权威市场研究机构CCS Insight公司研究部主任本·伍德分析称,瑞典政府有关禁令限制了网络运营商的选择,阻碍了电信设备市场竞争,并将迟滞欧洲5G部署的进度。

瑞典当局的做法不仅令中国政府不满,欧洲行业协会与瑞典合作商也很难接受。10月16日,包括100多家欧洲领先电信运营商和数字解决方案提供商的欧洲竞争电信协会通过官网,谴责出于地缘政治对中国5G供应商实施的任何禁令,并警告此举将造成诸多负面影响。该协会总干事吕克·安德里克斯对路透社称,排除特定供应商将损害消费者及行业利益,打击市场内部凝聚力,指出电信行业监管需要基于事实,限制竞争将扭曲整个电信行业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不应让地缘政治影响5G网络部署。

安徽省黄山市歙县溪头镇2020年度种植菊花7000亩,有黄山贡菊、金丝皇菊等品种。虽受今年夏季水灾影响,产值仍在约1亿元左右。水退之后,该镇组织村民进行抢种、补种,最大限度降低水灾带来的损失。据统计,2019年该镇菊花交易量达到1.5亿元。2020年,溪头镇大量引进各地交易商、电商进场交易,目前产销两旺。溪头镇位于安徽省黄山市歙县东北部,境内绝佳的生态环境非常适宜茶树和菊花生长。茶菊产业是该镇最富特色、最具潜力和最有作为的优势支柱产业,在发展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和乡村振兴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众所周知,华为在5G领域的成就举世瞩目,处心积虑打压中国高科技的美国政府从2018年起便将矛头对准华为,并展开一系列遏制动作,包括出台“实体清单”,假手汇丰银行和加拿大构陷、逮捕华为高管孟晚舟,撺掇他国抵制华为5G,理由无一例外是所谓“安全”。但是,美国至今没找到并呈现能证明所谓华为设备为中国政府获取并输送用户信息的证据。相反,美国领导人曾不止一次地亮出底牌称,不允许中国在5G领域领先而让美国失去相应地位。一句话,美国是基于维持自己的科技霸权才构陷华为及其他中国高科技公司的。

被美国划入所谓“实体名单”后,华为凭借实力在国际5G订单中频有斩获,在5G国际标准制定中也发挥着重要影响,美企反而在5G标准制定中逐渐“掉队”。美国商务部不得不颁布新规,允许美企与华为就5G标准制定进行合作,并陆续向华为芯片供应商发放出口许可。在此情势变化的大背景下,瑞典当局逆向而行,不能不说是一种不明智的选择。

近日,桂从友再次在瑞典媒体发表题为《合作建5G 造福全人类》的署名文章并指出,正是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等跨国公司既竞争又合作,才促进了当今5G技术的快速发展。华为公司通过自己的努力在5G研发和设备制造方面取得重要成果,但无意排斥其他跨国公司并垄断5G,而是愿意拿出自己的先进技术和设备与爱立信、诺基亚等共享、合作。如果排斥目前处于领先地位的华为公司,无疑是在人为阻断5G建设,增加各国5G建设成本,降低5G网络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