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继光战友、军旅作家王精忠去世

黄继光战友、军旅作家王精忠去世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原武汉市作家协会主席董宏猷处获悉:黄继光战友、军旅作家、原武汉市作协秘书长王精忠同志于11月21日凌晨3时40分逝世。

黄继光为什么没留下照片?

美国虽然医疗技术世界领先,但新开发的治疗手段和药物都不是给穷人准备的。像特朗普总统感染新冠病毒后,接受的新型抗体鸡尾酒疗法,三天下来至少烧掉了10万美元,普通人根本承受不起这种高昂的医疗费用。而根据美国公共卫生非营利组织凯瑟尔家族基金会(KFF)的分析,即便有医疗保险,没有并发症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平均也需要支付大约9800美元的治疗费用。如果有并发症,费用将超出2万美元。这种高价的医疗体系,加上政府的瞻前顾后,导致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低于其他所有发达国家,这是美国的悲哀。

“情况会变得更糟。履行你们的职责,承担阻止病毒传播的责任,” 勒文说。“不要去健身房,不要去图书馆,不要参加聚会,全部取消。”

可以说,美国医疗体系的顽疾,普通病患经济负担的不堪,联邦及地方政府都难辞其咎。奥巴马时期颁布的《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 又称奥巴马医保法)改革力度最大,但也带来了很多争议。此次总统选举,围绕“奥巴马医保法”的废立,两党候选人展开了极为激烈的辩论。

美国现行医疗体系的受益者和受害者

1951年3月,王精忠作为志愿军第15军文工团队员,随部队奔赴朝鲜前线。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爆发。在战斗最激烈、前线部队严重减员的时候,文工团、医院等都抽调了大批人员抵近前沿,王精忠也在战斗之列。他在坑道里遇见了15军45师135团2营通信员黄继光,“他个子不高,黑黑的。那时,我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战友,几天后竟做出那样惊天动地的英雄行为……”

在经济不景气的当下美国,民众对税率的变化非常敏感。特朗普在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职后,立刻签署行政令,要求通过各种途径阻止“奥巴马医保案”的继续实施。同一年,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修改税法,将个人强制入保条款中的罚金数额降为零。保险公司闻风再度大幅提高了保费。除此之外,特朗普任上对“奥巴马医保法”动的刀子还有很多,例如给Medicaid的申请人设限等等。作为奥巴马时代副总统,拜登则将“奥巴马医保法”视作自己的政绩之一,所以他选择在维持现状的基础上,做一些无关全局的小调整。

勒文说,最近采取的措施是必要的,因为与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时相比,越来越少的瑞典人遵循政府的建议。

如果说政府对医院和医生是大撒把式的管理,造成乱收费现象严重的话,药厂就是另一个极端,政府对药品的管控极为严格,又同样导致了药价畸高。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有一套严苛的新药审批流程,涉及漫长的临床测试环节。缺乏足够资金和人脉的小企业,是很难获得新药批准的,几家巨型的制药企业控制了整个药品市场。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又赋予了新药非常优厚的专利待遇,甚至通过WTO渠道,要求其他国家承认这些药品的专利。这些举措导致整个美国药品市场没有自由竞争,药品价格居高不下,消费者成为了垄断行业消费的对象。

戴耀廷擅长将极端思想包装成学术观点,将狭隘的个人欲望伪装成“为香港好”的公益诉求。臭名昭著的“违法达义”说,公然打着法治的旗号践踏法治,成为暴力分子的“兴奋剂”,酿成多少街头血案。去年8月,戴耀廷保释出狱,面对黑暴横行、流血不止的香港,竟笑称“真正的黄金时代就会到来”,并借用所谓“公民抗命精神”为暴徒打气。种种谬论,不仅受到香港市民声讨,也令学术界耻与为伍。一个月前,戴耀廷被香港大学开除,有市民开香槟庆祝,其声名狼藉之程度可见一斑。

本组文/本报记者张恩杰

从病人身上赚到的钱,大量地转化成了医生乃至护士们的收入。美国家庭医生的平均年薪是21.8万美元,专科大夫的收入是31.6万美元,比其他所有发达国家的平均标准都高出了一大截。护士也是如此,普通护士的年平均收入为7.4万美元,而医疗费用较高的瑞士也仅有5.8万美元。

医疗保险业的壮大和政府的监管缺失,又滋生出许多新的食利行业,进一步拉高整体的医疗开支。最典型的例子是所谓的医药保险管理机构(Pharmacy benefit management, PBM)这是美国独有的行业。医保公司为了方便管理,将同药厂的谈判权和药品的管理权外包给第三方的PBM来处理,涉及哪些药品可以报销、药物治疗流程、报销药品的市价、药品保险理赔等服务内容,PBM甚至还可以否决医生开出的药方。PBM生财渠道也很多,他们从医保公司收取一笔服务费,从药厂拿回扣,还能以高于议定的药价的价格销售药品,从中赚取差价,而这些盈利渠道完全看不到政府监管的影子。这种不透明,也就催生出一个暴利行业。2017年,美国最大的PBM快捷药方(Express Scripts)收入超过一千亿美元,而世界最大的药厂辉瑞当年收入仅有520亿美元。《财富》杂志评出的收入排名前25名的美国公司中,有6家为PBM。可见,处于食物链最底层的病患,都在为PBM买单。不仅如此,由于PBM属于躺着赚钱的行业,其内部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因为PBM管理问题,导致病人无法及时拿到药物的情况时有发生,严重拉低了美国医疗的整体质量。

首先是医疗服务的直接提供者,医院和医生。美国的医生是自成一体的独立王国,医学院录取、获得执照、医院体制建设、医生薪酬等各个方面政府根本插不进手。医学院录取考试MCAT是民间医学考试机构自行组织,医生执照考试也是由民间“非盈利”机构包干,更不要说绝大部分个体诊所和医院属于私立盈利机构,政府无法干预内部事务。医疗服务作为一项刚需,个体病患在医院和诊所面前毫无议价权,而缺乏政府监督、没有服务定价标准的结果是医院乱收费现象非常普遍。比如新冠病毒检测服务,如果不去政府指定的免费卫生检测中心,而是去私人诊所的话,检测的收费在241美元到4510美元之间浮动。CT的平均价格,加拿大为97美元,澳大利亚是500美元,而美国高达896美元。核磁共振检查,在英国为450美元,而美国是1420美元。更糟糕的是,美国医院为了避免惹上法律诉讼,往往倾向于对病人过度检查,没有医保的病人如果因急病入院,出院后拿到的账单大多都是天价。

值得一提的是,王精忠在患病期间还与老伴一起在10月23日上午,于武汉市文联大院所里收看了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当时王精忠思路还很清晰:“相比于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我已经非常幸福了。经历过上甘岭残酷坚毅的战役,还有什么坎我不能迈过?”“我只是一名幸存者,真正的英雄是牺牲的战友们。”

美国奉行自由市场经济,政府在产业管理和监督中的作用非常有限。而具体到医疗产业,政府更是调控严重失能。抛开病患不论,这个领域的参与者大致有医生、保险公司、药厂、医药保险管理机构四类,这四类玩家互相激烈地博弈,而整个医疗体制又呈现严重的市场失能问题,美国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与每一类玩家打交道的时候,都存在着致命的管理缺陷。

美国医疗保险行业如何赚大钱?

美国医疗体制市场化的悲哀

1962年10月20日,黄继光牺牲10周年之际,王精忠和战友一起访问了英雄的家乡,并第三次与黄继光的妈妈邓芳芝见面,获得了大量第一手材料。

对于黄继光,大多数人的印象是来自小学课本中,那幅英雄扑向敌军碉堡的彩色插图。这样一位“特级战斗英雄”缘何未留下一张照片?王精忠表示,“黄继光牺牲后,战友们首先想到要找他的相片,但打开他留下的包袱和军用挎包时却未发现任何照片。”

作为个体消费者的病人,在这种医患市场失能的环境下,是无力同医疗机构以及制药公司进行议价的。于是购买医疗保险,成了唯一能降低医疗成本的有效办法。只要投保的人数足够多,保险公司就具有了一定的议价权,在与医院打交道的时候,就不必像病人那样处于劣势。甚至很多情况下,保险公司还在决定医院收费标准以及医生的收入方面起着重要作用。

戴耀廷的狡诈,一般人难以企及。在不久前由戴耀廷一手策划的所谓“初选”中,让不少传统反对派遭遇滑铁卢,这样的结果,正是企图挑起更激烈矛盾和纷争,进而实施“夺权”的戴耀廷精心导演并期望看到的。当此之时,所谓香港“反对派”人士,如果仍意识不到戴耀廷的危险性、欺骗性,还以为这个“军师”能出什么高招、绝招,还不与之“切割”,仍要与之为伍,那就大错特错了,也将断送自身的前途。“戴耀廷路线”就是毁掉香港前途的路线,任何走这条路线的人,必然走上一条有去无回的不归路,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美国人均医疗开支高居世界首位。根据经合组织2019年的数据,美国人均医疗开支(购买力平价)为11072美元,远超第二名的瑞士(7732美元),更将德国(6646美元)、英国(4653美元)、日本(4823美元)远远甩在身后。不仅如此,美国每年医疗总开支占GDP的比值约为8%,比欧洲、日本都要高,是其军费开支的两倍。与美国巨额的医疗投入不相称的是美国的人口预期寿命(78.9岁,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9年数据),比西欧各国、日本、韩国都要低,在发达国家中垫底。为什么美国的医疗体系会呈现高投入、低成效的问题呢?其根本原因是该体系中参与者众多,关系错综复杂、缺乏政府有效的调控。

高昂医疗成本未带来国民寿命增加

说穿了,戴耀廷与严谨科学的学术研究没有一丁点儿关系,其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之肤浅、对内地偏见和仇视之深、对香港未来之短视,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一个彻头彻尾的“诡辩家”“阴谋家”,他所提出的计划、盘算的行动,怎么可能带给香港光明未来?因此,香港社会的各种力量,如果还对香港有责任担当,对自身前途有所期望,都应警惕并自觉远离戴耀廷和他的“路线”。

过去20年里,美国商业医保的保费年增幅,远远超过了个人收入的增幅和通货膨胀,给个人和企业造成了巨大的经济负担。高企的保费,也是现在两千五百万美国人缺少医保的主要原因。但由于政府的监管缺失,导致保费增加的具体原因缺乏透明性。医疗保险本身是个高风险、低利润率的行业,需要政府的监管和引导。一般而言,最需要医疗保险的人,往往也是最需要就医的人,而保险公司期望的则是,投保人多缴保费少生病,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收入利润。为了提高利润,保险公司就大幅提升高风险人群的保费,或者增加投保人的自付金额。当年的奥巴马医保法要求,保险公司不得拒绝有既有身体状况(如心脏病、癌症等常见病)的人加入医保,于是医保公司竟然以此为借口,将所有人的保费都向上做了调整。此外,美国国会1954年通过的一份税法规定,公司给员工购买的集体医疗保险开支不在征税范围中,这也造成很多企业为高管购买了极为慷慨的医保方案。实际上,1954年税法制定的初衷是为二战时的重税政策减负,不想因为美国医疗开支的高企,使得这项免税政策,成为一些企业高管合法避税的工具,并抬高了市场整体的保费水平。

目前,瑞典新冠确诊病例超17.7万例,死亡人数超6000人。

就这样,在前沿坑道里,王精忠用饱含深情的笔触,接连创作了朗诵诗《伟大战士黄继光》、歌曲《烈火英雄邱少云》等大量作品。战役结束后,文工团的同志首推王精忠荣立二等功,是对他不怕牺牲、英勇奋战的褒奖和肯定。

(特约评论员 景肇)

上周,瑞典政府宣布,从11月20日到2021年2月底,酒吧和餐馆在晚上10点后将不再允许提供酒精饮料。

一名真正的学者,可以呼吁、可以建议、可以批评,却不能逾越法律,更不可将分裂国家、颠覆政权作为自己言行的出发点,这是世界各国知识分子共通的伦理规范。然而戴耀廷早已抛弃所有底线,公开宣称香港可以“考虑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鼓吹发展“公民外交”。不久前戴耀廷叫嚣的“35+计划”,就是为了控制立法会、否决财政预算案、瘫痪特区政府,终极目的是夺取香港管治权,并把特区变为“颜色革命”和渗透颠覆活动的基地。如此疯狂言行,放在任何国家都属违法犯罪,早已超出学术自由范畴。

此后几十年,王精忠又将大量时间投入到对英雄和历史的挖掘创作之中。例如,他在1960年代发表了报告文学《黄继光活在大家心中》《血战上甘岭》等各类作品100余篇;1977年出版长篇小说《万里战旗红》、故事集《特级英雄黄继光》(与人合著);2007年创作纪实文学《中华英雄黄继光》等。

目前美国的政客,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大多不愿对医疗体制做刮骨疗伤的重大改革,尽管政府掌握医疗服务及药品的议价权后,能够有效地降低各项开支。遗憾的是,在美国不到万不得已,企业是不允许政府入场干预的,哪怕这会造成糟糕的社会负面效应。

在王精忠看来,这一点,战友们完全可以理解,参军前黄继光是农家苦孩子,没有条件照相。参加志愿军后又一直在前线,当时全师只有两个摄影师在师政治部,三部老式黑白照相机,连胶卷及洗相纸都要回国购买,作为一名普通的战士,黄继光没条件自己去照相留影。黄继光牺牲后,部队又多次征集英雄照片,但均未有结果。

“精人出口,笨人出手”,决不能让戴耀廷这种躲在幕后操纵人心、控制思想的卑劣之徒得逞,是时候与之划清界限并展开坚决斗争了。

据了解,王精忠老人的儿女都在国外,他和老伴及保姆在武汉生活。今年十一期间,在体检时,查出他肺部有肿块,随即被确诊为鳞癌。“老人年事已高,术前有心、肺、肾等多脏器功能不全疾病,还是一位心脏支架术后病人。我们借助微创胸腔镜手术,顺利切除病灶。术后恢复良好,没想到他却骤然离世。”武汉市第六医院胸心血管外科黄志亮主任向北青报记者介绍道。

这项新禁令只适用于体育和文化活动等公众集会,因为政府无权禁止人们在家中举行私人集会。但民众被建议不要和家庭以外的人接触。

“1954年,黄妈妈首次探望黄继光生前所在连队,部队画家以黄妈妈为原型(他们母子十分相像),并在黄妈妈的亲自指导下,画了一张英雄母亲基本满意的画像。这张画像被翻拍成相片,成为英雄生前部队和黄继光纪念馆的挂像。”王精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