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助力发展的十条政策来了科幻电影将借势进发

近日,国家电影局、中国科协印发《关于促进科幻电影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将科幻电影打造成为电影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和新动能。《若干意见》提出了对科幻电影创作生产、发行放映、特效技术、人才培养等加强扶持引导的10条政策措施,被称为“科幻十条”。

科技与艺术结合,被提升到了从未有过的战略高度

创造与创新为培育和开拓市场注入了活力

其实,“六稳”“六保”的新构想在遭遇现有难题之前许久便开始酝酿。2018年,华盛顿强化对华施压,事实上是向中国领导层提出根本不可能的非分要求,企图迫使北京在制定本国发展战略时优先单方面考量美国的利益。当时,中国官方越来越频繁提及“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为降低贸易战造成的消极影响,北京在制定目标时提出了最重要的六大方面,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这便是所谓的“六稳”。

此外,科幻十条还要求坚持科幻电影发展的正确方向,彰显中国价值、传承中华美学,植根当代中国创新创造。从当前国产科幻片创作的实绩来看,《流浪地球》之所以受到广泛欢迎,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其以中华美学、中国价值为主导,在世界科幻电影史上是首次以中国为拯救地球的主体讲述故事,呈现了中国人历久弥新的家园情感、本土思念与不屈意志,显示了集体主义的中国文化理念。虽然这个级别的科幻电影在中国科幻片集群中仅此一例,但是它代表着植根于中国文化体系的科幻电影工业持续发展的续航能力,是中国精神在科幻片中的弘扬,极大地激起青年观众的观看兴趣。

在外贸总量不断下降的背景下,政府不得不推出将部分出口商品转内销的政策。9月9日至10月8日,在中国传统的消费旺季期间,“全国消费促进月”闪亮登场,全国179个重点城市参加,覆盖了10万余家企业。

“六保”的提法出现在5个月前,这不只与保持正增长的必要性相关,也是为了稳住经济基本盘,防止衰退,首先是保居民就业,而后是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

除了以上激励措施外,科幻十条还在产业政策、财税减免、金融贷款、产权保护等方面给科幻电影产业提供各种支持,所有这些措施和政策将推动中国科幻电影产业的长足发展。

早在2013年,为释放中国的金融和经济实力,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主要目标之一便是打造与其他国家发展互利互惠关系的完整体系。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今年前7个月,虽然中国对外投资总额下降了2.1%,但同期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却增长了28.9%。如此一来,北京为自己打造出“救援缓冲器”,召集了某种意义上的“伙伴俱乐部”。

换言之,中国非常鲜明地展现了它在疫情条件下,利用在上述倡议框架内建立的紧密关系往来将损失降至最低的能力。

此外,科幻十条还提出,要积极向中小学生推荐优秀科幻科普电影,利用科幻科普电影开展科学教育,鼓励组建全国科幻科普电影放映联盟,推进资源共享,丰富片源供给。由此看出,科幻十条把科幻电影看作对下一代进行科技教育的重要手段,看作激发下一代科技想象力,培养科技人才的长远战略措施。科幻十条同时也要求,要为中国科幻电影创作人才的培养,提供各种有利条件,推动高校影视专业、中国青年电影导演扶持计划等,向科幻电影人才的培养倾斜。

科幻十条中要求,“加大对科幻电影剧本的培育力度,鼓励扶持原创,促进科幻文学、动漫、游戏等资源转化,丰富科幻电影内容创新源头,推动建立多层次多样化可持续的科幻电影剧本供给体系。支持在夏衍杯优秀电影剧本征集、扶持青年优秀电影剧作计划、电影剧本孵化计划等工作中设立科幻类别”。如此优渥的科技环境推动科幻文艺创作高潮的再次兴起,一批科幻作者佳作迭出,获得国内外科幻创作大奖,如刘慈欣、郝景芳的科幻小说获得雨果奖后,引发阅读热潮,获奖作品成为电影投资人和电影创作者的追逐目标。就2019年而言,已上报立项的科幻题材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已有280部之多,科幻十条对科幻剧本创作的鼓励政策,也将为科幻电影的产业繁荣提供更加丰富的创作资源。

(作者:张卫,系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常务副会长)

多数中国经济学家认为,除刺激内需外,中国还应当奉行深化与他国经贸往来的灵活的长期战略。

中国专家认为,北京抗击新冠疫情斗争取得成果,首先要归功于政府的权威,它及时让民众进入隔离状态,后来又开始有计划地让处于停工状态的企业逐步复产。

科幻十条还鼓励有关电影节设立科幻电影单元等,肯定科幻创作的价值追求。世界上许多国家为科幻创作设立大奖,诸如“雨果奖”“世界幻想奖”等,美国的主流电影奖奥斯卡金像奖就曾颁奖给《星际穿越》《盗梦空间》《黑客帝国》等许多科幻影片。但中国的科幻电影由于数量少,质量不如人意,很少在华表奖、金鸡奖这些国家主流电影奖的评选中获得荣誉。2019年金鸡奖首次把大奖颁给科幻片《流浪地球》,代表着中国电影界主流视野对科幻片的高度关注。因此,科幻十条中强调的在电影节设立科幻电影单元,将激发中国电影人从事科幻电影创作的更大热情。

由于中国电影数字特效技术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发展迟缓,限制了中国科幻片产业的发展。因此科幻十条对中国科幻电影的技术水准提升也给予了很大的关注,要求以科幻电影特效技术发展引领带动电影特效水平整体提升,如鼓励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影特效底层核心技术和平台工具,支持电影数字内容加工处理和数字版权保护等领域的关键技术研发和产业化等。之所以如此重视技术,是因为中国电影市场和电影观众长期在引进大片的熏陶下,形成了对科幻电影工业制作水准的高要求,尽管在《流浪地球》前的数十年,我国已有数十部科幻电影,可相当一批科幻片观众仍将《流浪地球》称之为中国科幻片元年,是由于该片的工业制作水准,达到了国际水平。因此,为了让中国科幻电影的整体制作真正赢得中国电影市场并走向世界,科幻十条将提升中国科幻电影工业的制作技术水准视为极其重要的环节。

《人民日报》的评论员对上述战略进行了评论,即中国领导层努力提早预见危机,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形成更多新的增长点、增长极。换言之,中国政府未雨绸缪,努力在不可抗力出现之前消除风险。

在很多东亚国家,自力更生理念早已深入血脉,但这并未妨碍它们向海外市场逐步敞开大门。中国近几十年来的迅猛发展、民众生活水平的显著提升、产业结构发达,令它有底气大幅降低对出口、对海外投资的依赖。官方统计显示,2019年,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约为58%,投资的贡献率为31%,净出口的贡献率仅为11%。

卓有成效的疫情应对战略是中国经济得以迅速复苏的前提。中国国家卫健委人士告诉塔斯社,政府的政策始终如一,对疫情暴发地采取严格的管控措施,倘若某地的确诊人数过多,中央政府会对它们进行封闭。集中力量控制重点地区的疫情非常重要且奏效。这意味着高风险区的所有机构、公共设施、大多数工贸企业都要暂时关门,民众大多数时间必须居家不能外出,警察和大量志愿者负责监督隔离制度的落实。

十九大以来,国家再次把推动科学技术创新,作为民族复兴的重要手段,因此也为科幻电影的剧本创作提供了宏大的创作语境,如弘扬科学技术,推崇科学家的价值观;民营企业推动科技创新和应用作为市场竞争的重要方式,使得移动支付,网络购物、共享单车等科技应用无不环绕着人们的日常生活,人工智能、5G网络、虚拟现实等高科技创新,成为人们经常讨论的话题;近两年由政府主办的中国科幻大会在北京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科幻作家等及全球科幻机构踊跃参与……

科幻十条首先在定位上进一步提升了科幻电影的战略高度,十条强调,“把握科技前沿、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家精神,推动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融合,努力打造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中国科幻电影。”中国科幻电影发展的确应该与科技强国的国家战略紧密联系,科幻与科技发展互相影响,科技史上的许多重大发明与科幻文艺创作密不可分,科幻带动科技创作的实例不胜枚举,许多科学家直言是看了科幻文学后才走上了科技之路,如“手机之父”马丁·库帕在看了科幻电视剧《星际迷航》中的通信装置后开始手机的研发;现代直升机的发明者埃格·西科斯基在读过科幻小说《征服者罗比尔》后,发明了直升机……而当下中美科技贸易战使得中国推进科学技术创新的驱动更为紧迫,一个民族持续的科技创新源于全民的科技文化的兴盛,而科幻电影则是科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中国的科幻片数量较少,制作水准整体偏低,主要源于封建文化的阻滞,科学与理性精神的缺失,是中国科幻文化薄弱的重要原因。其次,在中国电影发展进程中,非现实主义的电影作品一直被忽视并被边缘化、低幼化。

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提出了疫情之下的国家社会经济发展新目标。最高领导层给出了硬性要求,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确保中国经济稳定和可持续增长的战略基础就此奠定,它被浓缩成为“六稳”“六保”。

扶持与投入并举加速着优秀科幻题材的孵化

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层半年多来一直重申,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北京认为,国家唯有在取得疫情防控的重大战略成果之后,经济才能得到正常发展。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科幻文化已经成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组成部分,所以倡导科幻电影,不应仅只把它放在文艺界的现实主义和非现实主义的理论讨论层面上去理解,而应把科幻片创作放在国家科技强国、科技创新的总体战略上去理解。正因如此,科幻十条提出,要建立促进科幻电影发展联系机制,由国家电影局、中国科协牵头,教育部、科技部、中国科学院等单位有关部门参加,在中国科协科技传播与影视融合办公室设立长期紧密联系科技界与电影界的日常办事机构,并建立科幻电影科学顾问库,为科幻电影提供专业咨询、技术支持等科学顾问服务。